燕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燕窝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相拥而泣的除夕-【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9:38:57 阅读: 来源:燕窝厂家

少年丧父乃人生最大之不幸,谁曾想到这样的痛苦会降临到我的头上。

我五岁那年的腊月二十三,是家家户户过小年的日子,父亲在骑车去城里置办年货的时候遇到车祸,没良心的司机驾车逃逸,奄奄一息的父亲在好心人的帮助下被送到医院抢救,为了救治父亲的伤病,在花光家里所有的积蓄、卖掉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之后,父亲还是离我们而去,留下了九岁的大哥、七岁的二哥和五岁的我,生活的重担全都落在了母亲柔嫩的肩头。

办完父亲的丧事之后,家里只剩下一座空荡荡的房子,惟一值点钱的就是猪圈里那头刚刚满月的小猪崽。就连米缸也能一眼望到底,更别提买新衣和新鞋了。左邻右舍徐徐飘来的肉香像针一样刺痛我们饥饿的心灵,当时哪怕是吃一碗冰冷的米饭,对我们来说也已变得可望而不可即。

除夕那天一大早,母亲就牵着我们兄弟三人来到了大伯家。

由于我的几个堂哥早已参加了工作,所以大伯家的条件还是相当好的。母亲一进大伯家的门,就直接说明了来意:“大哥,你兄弟死得早,留下三个孩子,今天我不求你别的,只希望你能借我一点糠,免得把家里的小猪崽饿死了。”

母亲深知大伯的为人,所以提的要求也十分简单。没想到,大伯不但一口回绝,还说道:“借给你,哼,你还得起吗?”母亲一听这话,头也不回地拉着我们走出了大伯家。

一回到家里,母亲便号啕大哭,我们兄弟三人只能站在床边,默默地跟着流泪。

那天晚上,噼里啪啦的爆竹声接连不断,小伙伴们嘻嘻哈哈的欢笑声也飘扬在村子上空。惟独我们家,四个人坐在床上,谁都不说话,默默地看着对方。

突然间,一股沁人心脾的肉香味从我家那扇没有玻璃的窗子飘了进来,不太懂事的我喊了一句:“妈,我饿!”

一听这话,母亲拿起一把扫帚就打了过来,嘴里吼道:“就你饿,只知道吃……”可是扫帚还没有落下来,她就一把将我抱起来,眼泪像断线珠子般滚落……

不知哭了多久,村里喧闹的声音也渐渐停歇,只听见“呜呜”的声音从我家后院传过来。母亲停止了哭泣,带着我们一起走到后院,只见我们家的小猪崽站在栅栏边不停地发出“呜呜”的声音,像是在哭泣一样。

见了这般情景,母亲仰天说道:“连畜生也跟着受苦呀!孩子们,一定要记住今天!”然后又倚在栅栏边大哭起来,就这样,大年除夕夜,我们在猪圈旁相拥而泣。

第二天一大早,也就是新年的第一天,在人们走亲访友恭贺新春的日子里,母亲提着一个篮子,带着我们来到了家里的胡萝卜地里,拔了一大堆胡萝卜。回家之后,她把胡萝卜洗干净,煮了一锅没有半粒米的胡萝卜粥,算是做了一顿年饭。

吃过之后,母亲又带着我们来到了村头的池塘边。她挽起裤腿,一下子跳入刺骨的水中,一把把地挖起塘里的青苔,我们家的小猪崽也因此享受了一顿特别的年饭。

转眼间就到了正月初十,这是村里小学开学的日子。早上,母亲照例给我们做了一顿胡萝卜粥。吃过之后,她边为我们整理书包,边用最朴实的话语说道:“孩子们,现在也没有别的,只希望你们好好读书,将来赚大钱,那样就再也不用受苦了!”

然后,她拉着我们三人径直来到了村小学。一进校长办公室的门,她就拉着我们跪在校长面前,哽咽着说道:“校长啊,你行行好吧,收下我的这三个孩子,我男人死得太早了,孩子们跟着我受苦,不管怎么样也要让他们读点书……”话还没说完,母亲便大哭了起来。

校长是我们村的人,对我家的情况非常了解。他表情严肃地说:“要免掉他们的学费也可以,不过他们每次考试都必须考第一名。”母亲一听这话,连忙向校长磕头,嘴里不停地道谢。

面对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母亲开始对我们进行严格的管束。每天放学回家之后,不准我们和别的小伙伴一起玩耍,也不让我们帮她做家务活,只要我们拿出书本学习她就满心欢喜。

在贫穷的压力之下,我们兄弟三人的成绩一直在学校保持领先,我们被免除了所有的学杂费。

小学毕业那年,我以全乡第一的成绩考上了县里的实验中学,二哥已在前一年以全乡第一的成绩考上了大哥就读的县一中。

到了城里,我在学习上更加刻苦,每天起早贪黑,成绩也一直在学校保持第一。初二那年,学校要挑选两名学生到省城参加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作为学习尖子的我自然获得了参赛的资格,但是二十元的参赛费用却像一道天堑,将我与梦想隔绝。

已麻烦学校太多的我,自然不好意思再提什么要求了。

为了去参赛,我想出了一个主意:由于我们学校处在闹市区,附近的商场和餐馆比较多,每天放学之后,我就到附近的大街上捡别人丢弃的易拉罐,每天都可以捡十几个。我心里盘算着,不出半个月,我就可以换到二十块钱了。

有一天,正当我弯腰捡起一个易拉罐的时候,一个身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抬头一看,居然是我母亲。

她一把抢过我手中的袋子,一巴掌打了过来,吼道:“不成器的东西,把你养这么大,是要你来捡垃圾的吗?!”紧接着,母亲哭了起来,旁边的很多人好奇地看着我们。

母亲见状,又连忙把我拉到一边,用手轻轻地抚着我的脸颊,心疼地说道:“儿呀,不是妈要打你,你没有钱就给妈说呀,谁要你干这种事情?”说完,她从兜里掏出一个手帕,从里面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一沓钱,说:“孩子,把这钱拿着,去参加比赛吧,妈什么都知道了。”

这时,泪水在我眼眶里打转,想起母亲说过的“男儿流血不流泪”的话,我强忍着未让泪水流下来,对母亲说:“妈,你就放心吧!”忽然间,我看到母亲胳膊上有未干的血迹和一个针眼,我明白了妈妈是从哪里弄来这二十块钱的:她竟然去卖血。我凝视着她,久久地说不出话来。

不久捷报传来,我在这次比赛中获得了一等奖,成为我们县历史上第一个获得这个奖项的学生。

母亲听到这个消息后,激动得大哭了一场。接着,在那一年的高考中,我大哥发挥出色,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苏州大学。母亲自然十分高兴,在送大哥走的那一天,她也是以一场大哭表达了自己内心的喜悦。

时间一天天流逝,母亲更加辛劳。

为了自己心中的理想,为了不辜负母亲的殷切希望,我在学习上也更加勤奋。天道酬勤,在高考中,我发挥得十分出色,考上了清华大学,继二哥考上复旦大学后,成为我们家第三个考上重点大学的学生,也是我们县第一个考进清华大学的学生。一时间,我们三兄弟的事迹传遍了全县,很多人到我家来取经。但是当他们看到我家破烂不堪的房子时,谁也不敢相信,从这个地方竟然走出了三个大学生。在我离家要去上大学的那天,母亲很早就起来了。这一天,她一反常态,没有像以前那样做好吃的东西,而是到地里拔了一堆胡萝卜,煮了一锅胡萝卜粥。她递给我一碗,说:“儿啊,这粥救了我们的命,你现在出去了,一定不要忘记当初的苦日子呀!”

现在,我早已大学毕业,并有了自己的公司,大哥和二哥也都出人头地了。尽管我们都很忙,但是每年的大年除夕,我们都一定要回家,吃一顿母亲做的胡萝卜粥,想一想那年除夕发生的事。

啪啪联盟手机版

混沌起源无限金币版

我的世界手机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