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燕窝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十余年的进场费收到哪里去了

发布时间:2020-07-13 19:52:34 阅读: 来源:燕窝厂家

北京西站,的哥交费进站。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16日,一名从北京西站打车回家的网友发微博,质疑车站向出租司机收取1元“进场费”。该网友认为,车站客流大,本来打车就困难,对出租车收“进场费”,“是否加剧打车难?”随后,该微博迅速引起关注。

16日,西站地区管委会表示,向出租司机收取的1元钱费用系“停车占地费”,“收费依据由北京市运输管理局负责。”

车站机场对出租收费

记者调查,北京西站、北京站、北京南站、首都机场、南苑机场等地,都向出租车司机收取“进场费”,价格为每次1元或每次1.5元。

从业10余年的出租车司机郭勇透露,1元钱“进场费”自打他干这行就一直在交。他粗算一笔账,每个月至少要去火车站、机场上百次,“1次1元,每月需交百十元,而北京有6.7万辆出租车。”

多名出租车司机称,他们还曾索要发票,收费员明确告知,没有发票。

“车站、机场拥堵严重,出租车本来就不愿意去。听说有外地奖励去车站、机场拉活的司机,我们北京却收进场费。”郭勇说,出租车司机们觉得“这钱让我们伤了心”。

“进场费”到底归谁管

16日,西站地区管委会表示,向出租司机收取的1元钱费用系“停车占地费”,“收费依据由北京市运输管理局负责,西站这块有两家公司在具体负责收费,并对出租车进行调度、管理。”

北京恒兴西站物业管理中心(简称恒兴中心)就是其中一家,该单位负责人称,这项费用从上世纪90年代就有,“所有收费、管理流程都由西站地区管委会和北京市交通部门全程监管,所收费用全部上缴财政。”

北京市运输管理局工作人员称,他们只负责保障车站出租车调度秩序,对收费一事不了解。该工作人员让记者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时记者未收到回复。

链接

取消“进场费” 奖励进站出租

2005年,经有关部门批准,昆明火车站管理部门对进入专用通道载客的出租汽车按每车每次收取1元钱的费用。2006年起,为缓解油价上涨给出租车司机带来的影响,昆明取消昆明火车站出租车汽车专用道收费。

2010年5月1日起,每天下午3时到晚上9时,杭州市区的出租车进入城站火车站拉客,每车将得到2元钱的补贴。杭州市政府和运管部门推出这项措施,旨在解决城站火车站“打车”难题。

2012年7月1日起,石家庄取消“两站”每月分别200元和150元的出租车停车费,出租车可免费进入火车站载客。

今年2月,汉口出租车公司对进站拉客出租车每次奖励5元钱,激励出租司机进站拉活,缓解打车难。

质疑

交费进场依据何在

西站北广场出租车进站通道,竖着一个蓝底白字收费牌,上写“出租车一元每次”、“北京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监制JT-4”。

记者拨打北京市发改委12358价格举报电话,接线员表示查不出该收费牌的备案,建议询问丰台区物价检查所。丰台区物价检查所人员说,“我们这儿也没有这个牌子的备案信息,这个编号根本不是收费牌的正规编号,这是违反收费规定的。”

16日,负责西客站北广场出租车收费的恒兴中心负责人称,上世纪90年代初,当时的北京市计委和出租车管理部门制定了向进入火车站和机场的载客出租车收取1元钱的规定,名目叫“停车占地费”。虽然没有物价部门的批文,但收费包括调度管理,全程由西站地区管理委员会及交通运输管理部门监管。

16日,西站地区管理委员会称,对西站出租车管理只是宏观协调,具体管理由西城区运管处负责,“我们问了西城区运管处,他们说收费依据由市运输管理局负责。”

北京市运输管理局人员表示,关于收费的采访发采访函。截至发稿时,记者的采访函尚未得到回复。

收费为何不给发票

16日,西客站地下调度站进口,摆着“出租站缺车”的蓝色大牌子。

数十辆出租车排队进站,两个收费亭内坐着身穿“金桥停车”制服的收费员。

每过一辆出租车,收费员伸出手,接过递来的1元钱。

半个小时内,数百辆出租车进入,收费员只是收钱,没给一张发票。

“我只管收钱。”收费员说,进站的出租车太多,“一个个给票太耽误时间”。

西站另一个出租车进站通道口,几名身穿“恒兴中心”制服的收费员收钱放车。

一名出租车司机交钱后索要发票,收费员大声说道,“没有票,赶紧过去。”

负责北京西站北广场出租车进站收费口的恒兴中心负责人称,他们只向索要发票的司机提供发票,“都给发票,反而是浪费。”

随后,记者在北京南站、南苑机场出租车进口发现,收费员也不主动提供发票。而在北京站出租车进口,收费员是一手收钱,一手给票。

多名出租车司机称,首都机场也是“从没给过发票。”

十年收费流向何处

多名北京出租车司机称,1元“进场费”收了十余年,“每次看着不多,但总数就大了,这些钱都到哪去了?”

“我敢拍着胸脯说,收的钱全部上缴财政了。”16日,恒兴中心负责人说,他们对出租车收的这部分费用,入口有人监督,出口也有人监督,总账也有人监督,“我们有一整套的自身管理流程,我打包票百分之百没有漏洞。”关于收费数额和去向问题,除了相关部门平时不定期、不通知的随机检查,也会有相关部门对公司的账目进行审计。

西站地区管委会表示,运管部门对出租车进站流量“应该有大致的统计”,“出租车从进口交费进站后,由监控室对进站出租车还有统计,收到的钱跟监控室统计的车辆数字须保持统一才对得上账。”恒兴中心是国企,有自身的企业管理规范,“他们收钱和上缴财政,这里面应该没有漏洞。”

恒兴中心负责人说,这些年经常有人质疑这笔费用的收取是否合理,“其实我们无所谓,说不让收了就不收了,不收这笔钱,可能对其他非国企收费公司有影响。”

该负责人还称,向出租司机收取的1元钱“停车占地费”,设立此收费项目之初,相关部门规定,司机可凭借相关票据找出租车公司负担,“这笔钱并不用司机负担。”

16日,记者就此说法咨询北京市一家大型出租车公司负责人,该负责人证实,他从业10年,从未听说给出租司机报销“停车占地费”,“这钱肯定还是司机出。”

这种说法得到多名出租司机的证实。(记者 张永生)

玉溪西装订做

招远西装制作

巴彦淖尔设计工作服

荆州西装订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