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燕窝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蔡志松云海畅游组图正定网wwwdzjjwgovcn10【名医汇】

发布时间:2019-08-29 18:47:24 阅读: 来源:燕窝厂家

蔡志松:云海畅游(组图) - 正定网(www.dzjjw.gov.cn)

当前位置:首页>财经频道>国内财经 > 正文

蔡志松:云海畅游(组图)

时间:2014-12-22 05:45:58来源:正定网新闻首页

《云舟》 奖项,那年,蔡志松29岁。 于是便有人说,他是“少年得志”,说来也不无道理。 据当年秋季艺术沙龙主席Jean-Francois Larrieu回忆,那是他第一次看到蔡志松的作品。在所有展出的作品中,一座80厘米高的青铜像令人印象深刻,那便是他的作品《故国》。彼时,“蔡志松”这个名字在国际艺术界实属陌生。但当数百件作品同时展出,Larrieu一下就从中发现了那件《故国》。“每次端望,它都能在无形中透露出不同的心灵层次。他所呈现的,是一位形同秦汉时期的人像,他碎步走着,双臂下垂,垂着的头是那么低,低到就快碰触到双臂。弯腰驼背,这人身上似乎顶着千斤重。他是古代的战士,或仆役,都不重要,当我看见这件作品的名字,立即了然于心—"歌唱祖国"。” 蔡志松仍记得当时的情景,完全听不懂法语的他坐在台下,沙龙主席在台上宣读获奖作品,一大串法语后,蔡志松恍惚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他一时没反应过来,马上向旁边的翻译求证。在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他站起来冲大家点点头,然后开始介绍自己,带着点矜持:“我来自中国,我是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的老师,我叫蔡志松……”话音未落,台下已掌声雷动。 众所周知,《故国》是蔡志松的第一个系列作品,也是他的成名之作,全系列分为《风》《雅》《颂》三部分。蔡志松创作《故国》的初衷,是饱含了民族自豪之意,但从作品形象粗浅看去,垂头闭目,步履沉重,甚至采取“躬形”以及跪、拜的姿态,因此引来不少争议,认为此作品丑化了中国人的形象。“他们自然是弓腰塌背,一脸苦闷,但也只不过是把我反思到的文化现状拟人化了。至于有人认为这些形象是"丑陋"的,我只能说他对美和丑的理解稍微简单了一点。”蔡志松认为,从专业角度讲,这些人物的造型不仅不是丑,反而是唯美的,因为他们融合了兵马俑、古埃及、希腊古风时期和玛雅时期雕塑造型的特点,而且在材料语言上采用树脂、铜皮和铜线这些颇为独特的手法,为雕塑界所不多见。“它不是大众所习惯理解的力量美什么的,而是一种精神上的震撼力。” 评委会主席认为,作品虽无文字叙述,没有任何可供参考的导读,却拥有一种力量,引领众人去揣想、去经历亚洲文化,去沉思、反省中国历史的复杂与微妙。“我好似看见了中国历史,我突然能够感受被统治的痛苦,然而矛盾的是,这样的牺牲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目的,就是保护祖国。一个中等大小的雕塑,以传承西方的技术,完全掌握并完满呈现中国精神与中国情感。纳入眼底的,是如此精粹的作品,令我无法侧目。” 铅般爱 古今中外有不少关于玫瑰的传说。欧洲人认为,玫瑰是跟爱神维纳斯同时诞生的;伊斯兰教传说,教祖穆罕默德的汗水洒在地上,变成了稻谷和玫瑰花等,这些传说都赋予了玫瑰纯洁、美好、幸福的形象。但在古希腊,传说爱神阿芙罗狄蒂深爱美少年阿多尼斯,因而拒绝了宙斯的爱。宙斯转爱为恨,强迫阿芙罗狄蒂与最丑陋的火神赫菲斯托斯结了婚。一天,阿多尼斯在打猎时受伤,阿芙罗狄蒂为救他,被森林里的石块和荆棘划破了的脚和手,鲜血滴在路上,开出了一丛丛鲜红欲滴的美丽红玫瑰。从此,红玫瑰就成为了坚贞不渝爱情的诠释。 然而,也有人将这最是甜蜜与苦涩相伴,正如菲·贝利的那句:最甜美的是爱情,最苦涩的也是爱情。 在展览开幕当天,不少人围着厅里的《方玫瑰》议论。玫瑰本是最艳丽而芬芳的爱情象征,却被附着上金属的冰冷与黑灰色的晦暗基调。若去问蔡志松本人,这是不是与其自身的情感经历有关,他多半不愿意回答。就曾有人收到了这样的回复:“嘘,这是个人隐私。” 2008年,蔡志松着手创作《玫瑰》系列作品。他打破人们意识中对玫瑰固有的印象,以铅的沉闷与厚重,表达自己对“爱情苦多于乐”的理解。他曾在一篇文章中这样解读:“看上去是爱,爱别人,其实就是爱自己,是自己的需要。事物不是一成不变的,你不变对方却在变,人们往往看事情都看成了两个极端,或者是看到了最好,或者是看到了最坏,这样的话有些事情就不正常了,好多人就是事情发生之前没有做好承受痛苦的准备,而且很多人也没有承担后果的能力和勇气。玫瑰,就是想表现这样的爱情世界。要知道,爱情无不以痛苦为结局。” 有人说,对那些向往爱情的观者而言,蔡志松自己对作品的解读,使欣赏《玫瑰》的过程变成一个欣赏痛苦的过程。当《玫瑰》在眼前“绽放”,原本是与艺术品对视,希望让平素的紧张在那时放松,希望已经被打造得很坚硬的心在那一瞬间被抚慰,但《玫瑰》含蓄地剥夺了观者渴望的小小的快感。着实,艺术也变得如此冷酷。 “爱情像大自然中的花朵,无时无刻不上演着盛开与凋零,永不停息;就像我们的身体,从一出生就开始奔向死亡,犹如这铅玫瑰,总有一天会因保存不善而损毁,变成沉重的垃圾。维护的成本远远大于自身的价值。”蔡志松还不忘劝诫,“渴望爱情的人们,三思!” 蔡志松,1972年生于沈阳,1997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1998年至2008年留校任教。 1997年获岗松家族基金奖,2001年于法国巴黎秋季沙龙获“泰勒大奖”,2011年应邀参加第54届威尼斯双年展,2014年获“首届洛克菲勒中国杰出青年艺术家奖”。 《云端》蔡志松作品展 时间:2014.12.07— 2015.01.07 地点: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陶瓷三街杨·国际艺术中心 展讯 作者:张光子

上海狐臭

甲状腺结节微创手术

郑州看妇科病哪个医院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