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燕窝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庆如何盘活存量货币

发布时间:2021-01-21 16:10:49 阅读: 来源:燕窝厂家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庆:如何盘活存量货币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庆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最新数据,截至2013年6月末,人民币广义货币(M2)余额已经达到105.45万亿元。如果与2012年全年国内生产总值(GDP)51.93万亿元相比,M2与GDP的比值已经超过了两倍的水平,远高于其他国家的同一指标。  更加严重的是,2013年上半年GDP同比增长7.6 %,但是6月末的M2存量却同比增长14%,M2的增长率几乎是GDP增长率的两倍。这个情况已经引起了各界关注,对国内的通胀预期起到了误导和推波助澜的作用。早在今年年初,我就在其他专栏中讲过,2013年不必担心通货膨胀。现在看来,未来2~3年也不会有严重通胀。  国务院领导高度重视巨额货币存量。李克强总理近日指出,要在保持宏观经济政策稳定性、连续性的同时,逐步有序不停顿地推进改革,优化金融资源配置,用好增量、盘活存量,更有力地支持经济转型升级,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发展,更有针对性地促进扩大内需,更扎实地做好金融风险防范。  为什么M2增长率远高于GDP增长率?  在1984年到1997年之间的大多数年份里,中国的M2年度增长率总是比实际GDP的年度增长率高出12到22个百分点。1988年的差距最小,仍然高达9.7个百分点;1993年差距最大,达到23.3个百分点。M2和GDP的增长率之间长期存在如此巨大的鸿沟,曾经是摆在货币经济学家面前的一个待解之谜。  现在大多数学者相信“货币化进程”的解释。改革开放启动了中国经济的市场化进程,在这个进程启动之前,大多数生产要素和产品都通过计划调拨和分配,不进入市场交易,于是不需要货币充当交易媒介。但是,在货币化进程当中,市场逐渐取代计划履行资源分配的作用,越来越多的生产要素和产品脱离计划、进入市场,于是市场需要更多的货币充当媒介。  这个学说能够很好地解释M2增长率高于GDP增长率的现象,同时也能够预测未来:当中国的市场化进程完成的时候,M2的增长率应该降低到与GDP增长率相匹配的水平。在1998年到2008年之间,这个差距确实缩小到了4到9个百分点之间(最低是2000年的3.9个百分点,最高是2003年的9.6个百分点)。这个变化很可能意味着中国经济的第一个快速市场化阶段在世纪之交已经结束。  持续的货币高增长会导致什么结果?  在快速货币化进程完成之后,特别是在短缺经济状态结束之后,货币持续高增长无法直接推高通货膨胀率,但是会直接推高资产价格。  以日本为例。在1985年日美两国签订“广场协议”之后,日本政府无法继续用较低的汇率支持日本大企业出口,于是转而用宽松的货币政策释放流动性,用廉价资金支持企业。大量货币推动房地产价格和股票价格持续上升,东京的房地产总价曾经高于全美国的房地产总价,“一个东京可以‘买下’一个美国”。这已经是严重的泡沫经济。这个泡沫最终在上世纪90年代破裂,导致日本经济走向衰退,开始失去一个又一个十年。  日本的前车之鉴在先,当前中国经济在流动性问题上正在步日本后尘,因此也应该防范泡沫。对于这两倍于GDP规模的M2,如果人民银行用回收流动性的方式降低M2,意味着泡沫立即破裂,中国经济以危机方式消除危险。另一种方式是像李克强总理说的那样,推进改革,重启货币化进程,盘活存量货币,为实体经济发展服务。只要从泡沫化的市场中流出的货币能够服务于实体经济,那么即使泡沫破裂,对宏观经济的冲击也不足惧。  那么,中国经济是否还有进一步市场化的空间?  我认为,中国经济仍然存在再一次启动快速市场化进程的空间。特别是土地和知识产权这两大要素,急需市场化。目前,中央划定的“18亿亩红线”有助于保住土地数量,但无助于保护土地的质量。中国农村的土地所有权不流动,经营使用权没有长期保障,导致农民不爱惜土地,行为短期化,导致农田质量下降,甚至污染严重、难以治理。因此,保护土地质量要靠土地市场化改革。  知识产权保护和市场化是中国经济转型的启动键之一。当中国自己缺少知识产权存量,也缺少知识产权产出的时候,盗版和侵权有利于降低中国企业利用知识产权的成本,从而促进中国经济增长。但是,当中国自己产出知识产权的能力已经不低、自己拥有的知识产权存量已经不小的时候,盗版和侵权伤害的是我们自己的创新能力,保护知识产权是对本土创新的鼓励。创新是转型的发动机。  是否会有下一个快速市场化的阶段?  这取决于新一届领导人的勇气与魄力。从长期趋势看,中国经济在出口导向的增长道路上已经走到了尽头;从短期趋势看,美元结束量化宽松对国际金融市场造成的冲击即将展现出来,中国为此做出调整的时间已经不多。尽管中国经济之前的三次转型都是被迫的而且有时滞,下一次转型也应该尽快开始了。(作者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