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燕窝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个软件质量经理的工作日记

发布时间:2020-07-24 11:19:29 阅读: 来源:燕窝厂家

宣战( 200x 年 x 月 Z 日,晴)

连续两天,看着公司高层领导们闭门会议,就知道有重大决定。果不其然,第三天,技术总监召集所有的项目经理和开发人员,宣布公司向 CMM 三级冲击,本人有幸被任命为 SQA (软件质量保证)经理和 SEPG (软件工程进程组)成员(成员唯一 3 人,真有象当选为“政治局常委”)。

感觉真是不错,走出每天呆着的写字楼,看看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爽啊!

下班回家,慎重向“老婆”宣布,决定下馆子小辍一顿,一时间,踌躇满志,感觉飘然,好像公司的软件产品质量将取得重大提升,震动业界。回想多年走过的历程,两年的程序员,三年的项目经理,终究熬出头了,上司发现了我这块“可造之材”,并委以重任。经过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磨练,终究有机会向上司展现才能,我固然要“涌泉相报”。

赋职( 200x 年 x 月 Y 日,多云)

一早 6:10 就醒来,再也睡不着了,算了,还是起床吧。兴奋了1晚上,精神竟然还挺好。

8:00 就到公司了,时间太早,一个同事都没来,真想找个人侃侃自己的志向,毕竟“老婆”不是这一行的,有些东西还不能完全理解。上网散步了一会儿, QQ 也没有好友在线,毕竟还没上班呢,只能看看 CMM 的最新动态和国内软件企业的新闻。没多久,同事们也陆续到了,上班时间到了。

好不容易等到公司高层经理们开完了碰头会,我想,早晚我也会有机会挤进去参与的。 10:30 ,研发部经理向我们转达,经过领导们的一致同意,决定选择 XX 公司作为我们的 CMM 咨询顾问,宣传一通 XX 公司的事迹,(这不是有点象给他们做广告?)然后又宣布了参与培训的人员,都是一些公司的“栋梁之材”和“老马”。榜上无名的以极为羡慕的眼神看着这些幸运儿,榜上有名的“唯技术论”者则以不屑之表情,并不时发出 “项目太紧,没时间”的抗议。经理则非常明确,“高层决定,没商量,要末找老总协商”,试问有哪位有这等胆量。唉,朽木不可雕也,这些人也只能一生做技术了。

完事后,经理又把我单独叫到他的办公室,问我打算如何组建 SQA ,说公司以后过 CMM 主要就靠我努力了,心头一阵激动。不过,经理接下来的话让我凉了半截,建议我 SQA 组下暂时只设一人,考虑一下小崔。不是吧?我的心有点凉了,公司里水平最差最笨的人就给我?这个人,不是仗着与老总有点不太近的远亲,估计早就给开了。我刚准备抗议,经理立马安慰,“所以才要你领导,有你在, CMM 应当不成问题,我们才放心。”

培训学习( 200x 年 x 月 X 日,晴)

经过将近一个月的培训,今天总算毕业了,感觉就像洗心革面,到底 CMM 是面向软件行业,就是比 ISO 更专业。由于是由鬼佬上课,好像自己的英文水平也提高了很多,而且还挺正规的,发了“毕业证”。真是获益很多啊!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那个北京大学的计算机硕士翻译,水平挺高,人也长得漂亮。

课程结束后,顾问公司的咨询人员还特地给了我这个新上任的 SQA 一些建议:要熟读 CMM “兵书”,在项目组成员对执行情况有异议时,才能够据理力争,以理服人;在实际的软件项目开发进程中,要多与项目经理和项目组成员沟通,注意处理好人际关系问题,不要轻易上报,否则很容易引发抵牾情绪。

虽然很感激他的意见,不过我更相信我的能力。

实战( 200x 年 y 月 W 日,多云)

新项目从立项开始已三个星期过去了,还挺顺利的。

首先,立项时给项目组成员作了一次培训。让全部的开发人员感受一下 “ 软件质量保证 ” 的功效。 SQA 的一个职能就是对项目组成员进行必要的软件的进程培训,理论和实际相结合,而不只是用于纸上谈兵。美中不足的是,培训会议室的优雅环境给一些人提供了一个比较理想的休息场所。

在项目经理拟定计划时,提供必要的规范给项目经理参考,参与项目估算,组织召开项目计划评审会,约请公司技术专家、用户和项目组小组成员一起讨论项目计划的可行性。

紧接着又是组织需求评审,并约请用户参与,对其用户的意见进行跟踪检查是不是纳入需求规格说明书,同时与用户签字确认。

在此进程中,对项目的配置管理工作的作了一次比较细致的评审,发现了配置管理中存在的问题并提出了一些建议,使项目的配置管理工作更有效率。

我在项目组中的工作如此繁忙,大家也逐步接受了。同时, 公司高层仿佛也感到“ SQA 工作确切很有成效”。

挫折( 200x 年 z 月 V 日,多云)

经过三个月的摸爬滚打,项目开发任务总算进入尾声,剩下的就是测试了。不过, SQA 工作却不尽人意,好像没什么突出的贡献,倒是常常和项目经理和部门经理争执不休,今天下午又和项目经理争了一把“开发已接近完成,关键模块是否是需要评审一下”,没想到竟然给“羞辱”了——你又不懂,尽是找一些鸡毛蒜皮小毛病,不要总是制造麻烦。而且,竟然还告到经理那“项目组有了 SQA ,可是设计和代码的质量还是不高”。

想起 CMM 培训结束时,我们弄了一个摹拟小项目热身,好像有模有样的,当时老总和技术经理还特别予以召见, SEPG 组和项目经理几个向“组织”表决心的情形还记忆犹心。但是,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个模样,我这个 SQA 固然是难辞其咎的。

经历了这么一段时间,多少对顾问公司的一番临别赠言有了更深的体会。

SQA 的主要任务是项目进程监控,是特务,所以 SQA 的地位是很奥妙,也很为难的:在展开项目之前,高层非常希望有一个线人来监控项目的开发情况,项目组也希望有一个角色协助使开发和管理更加规范有序。当一个项目启动后,又是另一种局面:不管你对项目开发管理有多大帮助,只要你打了项目组的“小报告”,遭到项目组成员排挤是很正常的事。只要你存在,对项目组成员就是一种压力。对组织而言,报告的不符合项、建议多了,高层会嫌你啰嗦,还会质问 SQA 为何没有能力调和解决,那要 SQA 干嘛?漏报了(这是在所难免的),又会说你不够尽职尽责,总之两头不讨好。当你看到一堆问题时只能干着急,却没有权利去纠正,所能做的只是:报告、建议、调和,虽然向管理层报告了,也不一定会马上处理(高层管理者自然有他的道理,如果是老板的小舅子那就更没辙了),你会是什么感想?上级又有甚么想法?

下班前,还特地找了部门经理诉苦, 公司既然制定了制度,实际上就相当于公司的法律,如果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长此以往这套制度就只是一纸空文了,以后还会有用途么?

吃饭时都感到愁闷,喝了一瓶啤酒,愁闷的是经理所说的“ SQA 工作更需要的是人际关系技能”。人际关系技能,那找个销售不就得了,还要我们这些技术人才干嘛?

无奈( 200x 年 y 月 U 日,阴)

每天准点上班,准点下班,默默地无休止地折腾那该死的软件。今天也不例外。

从上礼拜二开始,经理就让我主要担负这个项目软件的测试,美其名曰“软件质量保证”,就要保证软件的质量,测试固然是保证质量的方式之一。我没有辩论,心知辩论也是徒然,而且高层不希望我成天找项目经理的茬,影响进度。资本运作固然不是我所能左右的!

每天我机械地运行程序,检查结果,检查数据库,截图,填写缺点报告,跟踪缺点修复。虽然做得规范,无可挑剔,我成了孤独的斗士。

实际上,测试是事后检验产品的质量,保证产品符合客户的需求;而 SQA 的职责是审计进程的质量,保证 CMM 中各个 KPA 进程被正确履行。由于 SQA 人员一样要检查测试的工作是不是也遵守了开发进程要求,也是要被审计的,由 SQA 同时担负测试,那末谁来保证测试工作的进程质量呢?这些道理经理其实都明白,只不过项目经理完成的工作其价值是可见的,谁又能说出 SQA 产出了甚么呢?

中午休息时上了一个 CMM 的论坛蹓达,其中有一个帖子比喻得就极为形象:项目组就像是一家餐馆,项目经理是当班经理,他决定做甚么,有多少人多少资源来做多大,有多大的风险;系统架构设计师就是主厨,他设计具体做法;程序员就是厨师,配置管理员、系统集成人员、数据库管理员等角色是厨房里面的服务人员。而 SQA 和测试工程师更像是第三方的检查人员, SQA 检查的是制作流程是不是正确,材料是不是使用正确,卫生是不是做好了,他检查所有人的工作,包括项目经理。 SQA 虽然没有决定权,但是他有建议权,他向餐馆老板负责。测试工程师则更像是试菜的,看看炒出来的菜有没有合不合口味,有没有依照客人的意思多放点辣椒,如果口味不对,他们要告知厨房就可以了。

唉,算了, 就当混口饭吃 ,满足吧。

出局( 200x 年 s 月 T 日,雨)

又是一个阴雨天。

上班了,像平常一样,上网看看新闻。

项目已做完了,不过心里极为不爽。 我,虽然挂名 SQA 经理,实际成了一个打杂的,真正 SQA 工作早就抛在一边。比如协助完成测试、配置管理,研究实用的测试工具,改进一下开发环境和工作进程,乃至帮助项目经理汇总文档、总结实行经验、协助客户培训 ……

10:00 ,经理找我,觉得我更合适担负测试组长1职,但待遇要低一级,问我是不是接受。这是公司对待“鸡肋”的一向策略,我明白,上级对我的 SQA 工作予以否定。这一天终究来了,当时的我竟然平静的谢绝了经理的好意,感谢公司在这段时间给我提供了这么多的锻炼机会。然后就说,那我整理东西去了,经理还愣在那。

没什么可抱怨的,可能是上级对 SQA 的期望太高。实际上,根据现代软件工程项目的调查研究,项目管理是项目失败的主要原因。问题是,这个事实说明了“要保证项目不失败,我们应当更加关注管理”,但是并没有推论“良好的管理一定可以保证项目的成功”。 质量保证的终究目的是希望能保证质量,但质量是进程、人、技术3者缺一不可。除进程外,还与人员、技术有关,而人员素质和技术水平的提高并不是依赖 SQA 就能保证的,所以 SQA 虽名为质量保证,实际上也就成了项目失败的直接责任人。

难怪现在网上有一种说法“在中国做不了编程的人去做测试,做不了测试的人去做 SQA 。”实际上,这从就反应了 SQA 的作用并没有得到大家的认同,在大家的眼里, SQA 做的都是文档工夫。

呜呼唉哉!

感觉真是一种摆脱。吃饭时喝了一瓶啤酒,深圳的秋老虎依然利害,体验着啤酒冰爽的感觉,幸福啊 ∶ )

下周又要开始投简历了,找工作是一个漫长的进程。希望下次我能够找个好婆家,理解这些。还是要思量一下是否是继续干 SQA 。

下过雨后,清晨两点的城市空气清新,望着远处霓虹闪烁,好美。

后记:

据了解,我的前任婆家在我离开公司的五个月以后通过了 CMM3 的正式评估。小崔,我的继任者,编程虽然极差,文档却是可以按要求完成的,不过,听说所有的项目文档都是由他执笔的。唉,怎样还是变得跟 ISO 一样了呢?只是名称改了一下。到了中国,任何的标准都有点变味了。

癫痫病患者的寿命

成都看癫痫病的医院

贵州治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