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燕窝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分析南方高科生死劫陈震准备从头来过

发布时间:2020-02-03 07:38:07 阅读: 来源:燕窝厂家

涌上门来的债主和处理不清的债务官司,这一幕在手机企业当中已非第一次出现。2004年,上海易美曾面临此类场景,南京熊猫、深圳科健也都在资金链上出现了问题。

现在,轮到了广州南方高科有限公司。

仅仅几个月前,南方高科总裁陈震对记者高调阐述其“两年做到市场前三”的战略目标。如今,面对工厂、办公室被查封的现状,电话中的陈震告诉记者他准备从头来过。

祸起两千万?

6月23日,南方高科包括手机生产线和仓库在内的整个厂区被法院查封,陈震的办公室也未能幸免。

根据南方高科内部人士的介绍,此次生产线被查封是因为南方高科与外地经销商和外地银行的一个三方承兑票据业务。南方高科总共欠这两家客户4000万元,但只有2000万元到期,因此被起诉的是这一笔2000万元欠款。

一家一直号称要争取进入国内手机市场前三的企业、一家位曾跻身全国信息产业前50强的企业,居然会被2000万元的欠款拉下马来,这样的事情似乎难以想象。

陈震一再对记者强调这一事件的偶然性:“本来是一件很小的事”。南方高科其他的高管则告诉记者,债权人的这一做法有些过激。

据业内人士分析,南方高科的今天虽然带有一定的偶然性因素,却也从根本上反映出了它的困境—两千万元欠款还只是南方高科所有欠款当中的一小部分。

目前,关于南方高科的欠款具体数额,各个方面给出的解释并不一致。有媒体报道,南方高科的负债金额达到总计13亿元多,涉及中国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兴业银行、招商银行在内的8家银行,其中广州以外银行欠款仅有七八千万元。另有渠道商估计,南方高科在渠道商当中的欠款估计超过两亿元。而陈震自己说南方高科的负债有几个亿。

“广州本地的银行可能会对南方高科本地国有企业的身份有所顾忌,但是长沙的银行可能就不太会考虑到这一点,”有国内手机企业的高层这样分析道。正是这外地银行的两千万元的欠款诉讼拉断了南方高科过于纤细的资金链,而弄得天下大乱。

处境艰危

更要命的是,对于南方高科来说,现在整个的产业环境实在是太坏了。

在两千万元的欠款之外,南方高科面临着宏观金融政策的变化、整个国内手机企业惨淡的市场状况以及公司自身融资渠道的狭窄还有股东方的支持不力等多重困境。

“在手机市场最好的时候,两千万的欠款算得了什么?”有市场人士这样感叹。在两年前,渠道商为了买断某一型号的产品销售权,会提前相当长的时间将上亿元的资金汇到手机企业的账上,手机企业对渠道商的欠款多数也由此而来。

那以后,整个手机企业的市场运作空间日趋狭窄。在易美、熊猫、科健等资金问题被披露之后,整个产业链的上下游人人自危,生怕手机企业有资金方面的问题而让自己输得血本无归,因此也天天紧盯着这些手机企业。而已经习惯了国内手机企业兴亡变化的许多媒体也在寻找手机企业的破绽败相。

在这样一个紧张的环境下,对于手机企业来说,让渠道商、银行特别是媒体等环节保持对企业的信心也就成为一个格外重要的命题。有渠道商分析,南方高科之所以会在最近两年连续提出在外界看来不切实际的目标,也有让大家对自己“放心”的意思。

2004年开始,不断有消息说南方高科有可能在资本方面有所动作,但迟迟没有下文。陈震也承认南方高科的确存在资金短缺问题:“我们不是上市公司,股本金非常弱,又没有一个融资平台,可以说南方高科是国产手机中资本金最弱的一个。”据透露,2002年底,南方高科曾经试图通过上市来建立自己的融资平台,但是因为某些股东不同意,而只好作罢。

2005年初,南方高科宣布其大股东广州经济开发区将注资1.4亿元资金帮助其推出手机新产品以及进入税控机等新领域,现在在南方高科的网站上还能见到这一新闻。但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广州经济开发区并没有将这笔承诺的投资完全兑现,而只是拨给了南方高科八千万元。

陈震认为,造成南方高科资金紧张的主因是去年国家宏观调控银根紧缩,银行普遍惜贷。特别是国内手机企业资金链的紧张程度被凸现后,银行对手机企业的投资更是看得越来越紧。

而在当前国产手机销量普遍处境不佳的情况下,南方高科整体销售状况也并不好。出于提升自己市场竞争能力的考虑,南方高科也在试图加强自己的研发力量。同时由于行业竞争激烈,2004年供应商原本可以给手机企业的3个月账期也变成付现金,这些让南方高科原本脆弱的资金链绷得更紧。

市场惨淡

“企业好的时候,一好百好。企业出现问题了,所有的脏水就都泼到我的身上来了,”说这话的时候,电话另一端的陈震情绪激动。但是,据业内人士分析,南方高科今天的困境同其在“好时候”的一些做法有莫大干系。

2005年3月初,南方高科在广州召开全国经销商大会,并推出一个代号为“猎豹行动”的新计划。期间,南方高科高调表示:希望2005年手机销售突破500万台,销售额达到50亿元;在两年的时间段内,更要进入国内手机市场的前三。与此同时,原康佳手机销售的负责人王宝森也空降到南方高科。

但是,渠道商们反映最近南方高科市场表现并不像设想的那么好。2005年上半年,南方高科只卖出不到20万台手机,原因不是销路不好,而是无钱生产。整个公司基本上处于勉强支撑状态:一边生产一些库存货拿给经销商抵债,一边帮华为做一些来料加工。

有接近南方高科的渠道商分析,南方高科虽然有原中国电子七所的技术背景支持,号称拥有国内第一款自主知识产权的GSM手机,但却一直未在市场上取得优势。

陈震2001年上任之后,在市场营销方面投入巨资,其中包括请张艺谋导演、章子仪出任代言人的广告片。一系列的营销举措也使得南方高科在随后一段时间发展迅速,2001年南方高科销售收入不到3亿元,但是2002年、2003年却分别达到21亿元、42亿元;公司也一跃成为国内手机企业的第四,并一度在信息产业百强的评选当中位列第43。

但是,这样的快速增长背后是国内手机企业普遍存在的基础运营及管理环节薄弱问题。有原南方高科高层分析,南方高科最痛苦的就是并没有将自己的技术研发实力融入到手机市场的竞争当中去,在资本、市场、技术等多个方面并没有形成良好的合力。

同南方高科一样,国内手机企业在最近一两年时间当中都普遍地面临着业绩下滑的强大压力。但是,在其他手机企业进入手机之外的行业时,南方高科却很难在其他行业有所作为。

陈震也曾有过多元化的尝试。2004年,南方高科在长沙宣布启动“龙腾数码战略”,宣布要投巨资进入数码领域,将产品线延伸到笔记本电脑、MP3甚至数字电视等领域。南方高科也已经组成了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及电脑公司投入相关的运作,就在法院来查封工厂前几天,其税控机项目还刚刚通过了国家税务总局的检查,这也让陈震郁闷不已。但是由于资金所限,南方高科一直没有很大的作为。

股权模糊

在南方高科被查封事件发生之后,有多家媒体将报道方向指向了传闻中南方高科正在进行的股权重组。“我们的股东关系太复杂了,”陈震感叹道。但是陈震并不肯透露更多关于股东关系的细节。

1999年,当时的信息产业部七所以手机知识产权和技术人员作价4551.8万元与包括广州市的几家企业机构共同成立了南方高科,其中七所占20.41%股权、广州市政府占64.18%、广州金鹏集团占7.31%、广东省国投电子公司占4.48%,此外,广州电信有一些股份。广州市政府的股份后来划拨给了机电资产公司。

2004年11月,中国电子科技集团第七研究所也就是原来的信息产业部七所在广州市产权交易所发布公告,宣布将其拥有的南方高科20.41%的股份作价6000万元出售。现在仍无从得知这一出售计划是否已经完成,而从目前许多媒体的报道来看,“七所”仍是南方高科的股东之一。

2004年底,陈震曾对媒体表示,广州市经济开发区投资成立的凯得控股通过旗下的凯得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已经从机电资产公司接手南方高科64.18%的股份,并宣布将分批注入1亿元至3亿元资金,用于进一步提升南方高科的研发实力和生产制造能力及海外市场的拓展。

现在,在凯得控股的网站上,虽然能找到南方高科的LOGO,但是却没有明确指明与南方高科之间的关系。而在广州电子集团的网站上依然能够在“下属企业”一栏当中找到南方高科的身影。有媒体报道称,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混乱局面,则是因为目前凯得科技与机电资产公司的股权置换还并没有最终完成。

在总结南方高科的败因时,陈震将其中重要的一点归结为南方高科背后缺少一个大产业集团的支撑。据陈震介绍,在法院查封事件发生前,南方高科也正在同某些方面积极接洽重组一事,甚至已经形成了一个方案,但是因为“查封事件”的发生,对方并不希望对外公布自己的身份。

许多媒体报道这个重组对象有可能是深圳宇龙通信、深圳华为以及广州金鹏当中的一家。但在事发后不久,这几家都出面否认与重组事件有涉。

但南方高科内部有人说,作为大股东的广州市政府正在尽力促成南方高科与金鹏重组。金鹏的股东包括原电子工业部第五十四研究所、广州越秀集团 ,以及目前南方高科的大股东凯得控股。而且金鹏在CDMA等电信设备领域非常强,但除小灵通外尚无其它终端业务,与南方高科存在较强的业务互补关系。

作为南方高科重要股东之一的中国电子七所与广州方面的重组意见似乎并不一致,2004年在准备出让其在南方高科的股份时表示,之所以会将股份出售是因为2003年时七所希望控股南方高科而没有得到大股东的同意。在七所之外,广州金鹏也曾经希望出售其在南方高科的股份而没有得到大股东的同意。

在股东层面上权利关系的模糊为经营过程中意见的争执和利益的纠纷提供了土壤,这也直接造成了南方高科经营决策过程中的被动。上市融资、增资、甚至经营决策上的利益不统一而导致意见不统一,这也直接导致了南方高科在经营方向上的模糊。在过去的几年时间当中虽然陈震对经营有相当的抱负,但是却苦于没有实现抱负的途径,特别是资本方面的支持。

前路不明

种种迹象表明,南方高科的景况已经相当危险。而且其出路也很不明朗。

有国内手机企业反映,他们已经收到了有关收购南方高科的邀约。而正向南方高科讨债的渠道商则说,现在南方高科的状况还是相当乱。南方高科之前已经将除了售后服务之外的员工分几批遣散;而为了抵押渠道商的欠债,又将大批手机入网证以30元一个的价格卖给渠道商。

“我们办公楼的电梯都被封了,我的办公室也被封了,”陈震无奈地说。重组计划暂停了,原本要给经销商发的货也被封,整个公司的运营几乎全部停顿。

而有媒体报道称,南方高科很有可能会启用一个新的品牌以消除此事对自身品牌的不利影响。

但是对南方高科来说,最现实的还是如何从眼下的困境当中走出去。据陈震介绍,目前南方高科的股东、高管正在同各个债权人进行紧张的谈判协商,努力寻找突破僵局的办法。对于正在拼力挣扎中的南方高科以及正在努力拯救南方高科的人来说,最难的并不是解决这两千万元资金的来源问题,而是怎样从根本上彻底理清南方高科未来的发展方向。

“到目前为止,我们所有的高管没有一个人要撤退的,我们希望能拯救这家公司,”陈震说到。从记者拨通陈震的手机开始,他所说最多的一个词就是“努力”,甚至开始用“拼命”这个词。而接近陈震的渠道商也说,陈震也已对他们表示要努力挽救这家公司。

柳岩艳照

学生白丝袜

美女被绑架图片

全赤裸图片福利

相关阅读